data-v-4d3e2fd7>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葛静怡(发自韩国首尔),责编:权文武,题图来自:视觉中国8月7日开始,一次爆发在韩国的医生罢工事件吸引了国内外多方注意,超过万名医生及在读医学生聚集在首尔市韩国国会大楼门外,抗议政府即将出台的医学生扩招计划。最初这一罢工运动计划仅进行24小时,但随后的后续运动接连爆发,竟持续了数周之久。此时正值韩国新冠疫情感染数日趋抬头,二次爆发迫在眉睫之际,8月14日开始,日新增确诊病例进入三位数,全国医生的持续罢诊运动在社会上造成了巨大反响。9月4日,韩国政府与大韩医师协会签署了一份关于医改政策问题的协议,双方将在新冠疫情平稳后建立医政磋商机制,...... Last article READ

花小猪被扼住喉咙,滴滴版“拼多多”要翻车?

  文/三更

  来源:大德财经(ID:dade1816)

  最近,不少微信群很热闹,一款名为“花小猪”的打车软件在线撒钱,开启了一场转发分享拉人头的热潮。

  这是羊毛党的又一次狂欢。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还以为是阿里动物园的新成员,毕竟在滴滴称霸的网约车市场,没有多少人愿意飞蛾扑火。而看这群众薅羊毛的架势,又有点儿“拼多多”的影子。

  这“花小猪”有点儿意思。

  随手一查,花小猪的运营主体为“北京鸿易博公司”,再看看它的股权结构,才发现闹了半天,这“猪”是——

  滴滴自己家跑出来的。

  但世界就是这么魔幻,花小猪上线后,一边大力发钱,一边承受监管重拳。

  此前,花小猪因“涉嫌违规”被多地交通部门约谈和叫停:

  7 月 13 日,其被天津市道路运输局与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总队约谈;

  8 月 6 日,其直接被深圳全面叫停;

  8 月 18 日,青岛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在官微提示花小猪涉嫌违规……

  猪还没真正跑起来,就被扼住了喉咙。

  1

  花小猪告诉大家“打车可以更便宜”,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额补贴,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只要我敢倒贴,就没有最便宜,只有更便宜。

  当然,除了送钱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外,“任务”“签到”“推荐”等典型的游戏化玩法,则是直接整了一手打车版拼多多。

  “花小猪”目前的打车规则为,用户可以每天签到领取随机打车津贴,邀请好友助力还可额外领取 5 折优惠券;“花小猪”打车还设置有推广奖励,每邀请 1 名好友得 12 元现金(早期曾为 18 元),其中注册得 3 元,第一次打车得 4 元,第二次打车得 5 元。

  在优惠券和推广奖励之下,甚至诞生了众多花小猪的互助薅羊毛 QQ 群、微信群。狂热的参与者们信奉一个道理:打车要便宜,爱拼才会赢。在一个个砍价群里,“帮我点一下”的花小猪用户,和“帮我砍一刀”的拼多多用户,常常可以——

  灵魂对线,结伴省钱。

  当然,花小猪这样的做法有它的聪明之处:对于被拼多多教育过、在拼多多上杀红了眼,且积累了三姑六姨互砍人脉的下沉市场用户来说,这个习惯将被完美代入至花小猪。

  从本质上来讲,花小猪和拼多多一样,满足了“价格敏感型用户”的心理。

  换句话说,花小猪多维度地照搬了拼多多在下沉市场被验证有效的游戏化逻辑——正如拼多多让你没事来逛逛:拆红包、签到、砍价,让你对打开拼多多产生习惯。花小猪这种裂变式的玩法,就是让用户经常打开花小猪,培养“打车就用花小猪”的心智。

  逻辑是这么个逻辑,但滴滴版“拼多多”的实际效果相去甚远。

  2

  采用这样的模式,是滴滴想要打入年轻群体以及下沉市场。但仔细品品,还缺点味道。

  首先,便宜这个点,说打下沉市场,没问题,但强行要扯上年轻人,太牵强了。你看群里那群薅羊毛的,有多少是年轻人,又有多少是大叔大妈。

  虽然价格优势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促动年轻群体产生尝试性的消费行为,但真正能抓住年轻人的,还是有趣、个性和体验。

  在社交平台上,关于花小猪打车的吐槽帖子有不少,甚至有乘客表示在使用花小猪时,被司机要求脱离平台线下交易,“我们是非法经营,你先把订单取消,到目的地你再给我付现金。”

  由于花小猪没有类似滴滴的垫付功能,乘客在行程结束后如未付款,司机就拿不到订单收益。部分司机因担心乘客坐“霸王车”会让乘客先行付费,而这又会引发普通乘客的不满。

  此外,乘客的不满还集中在车况差、司机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平台缺乏投诉机制等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花小猪吸引司机的一个关键点就在于“接单自由”,即相比滴滴司机被派单,花小猪司机每天有 3 次拒单机会,这或许是给乘客造成不良体验的根源之一。

  像这样的体验,外界很难相信年轻群体会因为少这几块钱,而乐意长期使用这个平台。

  再来,“薅羊毛”的本质是薅了就走,而随着花小猪知名度和用户量的提升,高补贴下的“糖衣炮弹”也被逐渐撕下。

  其实很简单,这么多补贴,都算滴滴头上,感觉也不划算,要算到用户头上吧,就违背了自己吹的牛,怎么办呢?

  刚好,那就让司机吃点亏吧。

  根据花小猪平台描述,“一口价”是以预估里程及时长、并按照计价规则,计算预估价为基准,再根据供需等因素做一定幅度内调整的价格。其中,里程费、时长费合计补足基础费时,直接按基础费计费。

  这就意味着,用户下完单后根据路程平台就会给出全程价格,无论司机是否绕路、路况是否拥堵都不会影响起初的价格。

  根据司机网友表示,花小猪的客单价低,如果一堵车很可能连油钱也赚不回来。

  好家伙,这补贴一搞,司机都开起了慈善车。

  3

  原本,花小猪这“拼多多”的故事就快讲起来了,但奈何相关部门喜欢讲事实,不喜欢听故事。

  面对多次因违规被叫停,“花小猪”在回应时表示,作为滴滴旗下的一个新品牌,花小猪在滴滴拥有的运营资质下运营。

  但关于“花小猪”能否与滴滴共用一个网约车资质,未有定论。而且“花小猪”的运营主体是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虽然赵意波是滴滴副总裁,但该公司与滴滴的运营主体之间并没有直接的投资关系,说“花小猪”在滴滴拥有的资质下运营未免有些牵强。

  事实上,随着政策的落地,滴滴平台内的不合规车源已经被部分清洗。但就目前来看,滴滴平台上依旧存在大量不合规车辆和司机。

  这么一看,事情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围绕“派单给不合规车辆”的问题,滴滴各地分公司正在频繁的遭到交通执法部门约谈和处罚。网约车合规化是大势所趋,成为扼住滴滴喉咙的手,未来一定时间内,滴滴将陷入不断失血的困境。

  摆在滴滴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舍弃为不合规的车辆派单,要么造一件新马甲。或许,花小猪就是滴滴打造的新马甲,用来接收滴滴平台体系里,那些不合规的车辆。

  但是,即便花小猪真的是滴滴派单不合规车辆的新通道,这如意算盘也能难打响。

  花小猪在下沉市场的招募门槛极低,吸纳了大批不符合政策要求的私家车。下沉市场监管相对宽松,但这种野蛮生长策略在一二线市场马上受阻。

  天津对花小猪的处理只是一个案例,但可能代表了一二线城市对网约车合规问题的态度。一二线城市出行需求大、全职司机数量多,无论从政策制定还是执行层面,都将成为政府关注的重点区域。

  要想暗度陈仓,难上加难。

  除去换马甲以外,根据业内人士分析,滴滴推出花小猪也被普遍认为是出于提升估值的作用,但是营销补贴、打价格战的后果已经太清楚了——唯有牺牲盈利才能换取规模。

  但无论如何,花小猪能顺利地养肥,才是一切的基础。

  未来,它是否会翻车,尚可未知。

  文/白杨    来源:连线 Insight(ID:lxinsight)   9 月 4 日下午,网文界的众多公司在第四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集团亮相。   阅文、掌趣、番茄阅读、米读等,都在赶在这个时间发布业绩与规划;《陈情令》和《庆余年》等成功 IP 的展馆前挤满了前来学习的从业者和粉丝们。   现场还公布了《2019 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报告显示,2019 年,网络文学行业市场规模达到 201.7 亿元,中国网络文学作者 1936 万人,其中签约作家 400 万人,平均收入 5133 元。   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现场......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