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 9 月 2 日,印度信息技术部以所谓“有损印度主权与完整、印度国防、国家安全与公共秩序”为由,封禁中国公司研发的 118 款手机 App,其中包括了在印度很受欢迎的手机游戏“绝地求生”。这一决定令上千万的印度玩家感到失望,一名 21 岁的学生甚至因无法继续打游戏而选择上吊自杀。   据印度报业托拉斯 7 日报道,印度西孟加拉邦纳迪亚地区警方 6 日表示,21 岁的学生普里塔姆·哈尔德因政府的禁令而无法继续打“绝地求生”,被发现在家中上吊自杀。他的母亲称,这起事件发生在 4 日,哈尔德吃完早饭后就...... Last article READ

数字科技:产业互联网下的金融“全垒打”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特别是新技术的逐渐成熟与完善,为人们思考后互联网金融时代的未来提供了全新的视角。

站在新技术的视角来思考和探索金融行业的新未来,成为每一个玩家必然需要思考的重要课题,一场以金融科技为代表的金融进化开始上演。

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进化直接关系着整个生态的完整性,甚至还将会影响到金融的功能和作用能否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

可见,找到产业互联网时代金融变革的正确路径至关重要。

按照产业互联网的表层逻辑,新技术对于金融行业的影响应当是以金融行业的重整和改造为衡量标准的,即我们看待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行业发展,应当看金融行业改变了没有,改变了多少作为衡量标准。

这种标准的表层且浅显决定了它的低阶与短暂。

于是,以重塑和改造金融行业为终极追求的金融科技成为一种“表象正确”。

然而,如果我们只是将新技术对于金融行业的影响仅仅停留在金融行业本身,忽略了改造金融完成之后,以金融为切入点对相关产业施加更加深度的影响,所谓的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创新或许仅仅只是一个“半拉子”工程,无法真正圆满和全面。

尽管新技术的成熟和应用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重塑和改造金融行业的新方式,但是,如果我们仅仅只是把这种诠释与改造看成是产业互联网时代金融进化的全部,后互联网金融时代的金融变革或许仅仅只是一种金融行业内部和本身的事情,缺少了与外部行业的联结,无法将金融行业的“毛细血管”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当前,以重整和再造金融行业为终局的发展模式——金融科技仅仅只是为了修正互联网金融时代的错误,弥补互联网时代无法达成的目标,让金融行业本身得到了改变而已,并没有找到实现完美闭环的合理路径。

如果我们仅仅只是沉迷于这种改造本身,为躲过了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而沾沾自喜,而不去思索有关金融行业更多的发展新路径,所谓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变革或许又变成了一个在特定的发展阶段所出现的特定物种而已,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深入和全面,更加无法长久且持续。

因此,以新技术对于金融行业本身的改造为起始点的金融再进化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真正为金融行业带来新发展机会的是,在这一进程完成之后,如何将业已完成本质改变的金融进行应用,建立与更多行业的联结,并由此衍生而来的发展新机会。

当人们将产业互联网时代金融变革的全部看成是新技术对于金融行业的改造时,其实又陷入到了一场类似互联网金融的陷阱当中。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是“互联网+”模式开始对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影响深入和全面的表现,互联网金融仅仅只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诞生的一个小的分支而已。

同理,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变革只不过是在新技术对于传统产业以及互联网产业开始深度改造和重塑的大背景下产生的一个小的分支而已。

虽然一个叫互联网金融,一个叫金融科技,但是,从本质上来看,两者之间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总体来看,基于这个逻辑,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变革其实是没有跳出大环境的影响的。

尽管这种方式的的确确可以给金融行业带来一定的发展动能,甚至可能会促进金融行业的发展和进化,但是,如果金融行业的发展无法跳出这个“大环境”,而仅仅只是变成这个“大环境”下的“小气候”。

一旦产业互联网的风口已过,金融行业的发展势必又将陷入到类似互联网金融的怪圈之中,金融科技又将再度进化。

抛开大环境的影响,真正站在金融行业的角度去思考和探索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新发展,特别是跳出传统的金融形态和逻辑来看待金融新发展,才能开启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当我们借助新技术的手段完成了对于金融行业内在流程和环节的重塑之后,金融变革的上半程基本上已经完成,接下来,我们需要更多地去思考如何将业已改造和升级的新金融与人们的生产和生活紧密结合在一起,并且打开金融行业发展的新思路。

这其实又回到了金融的原点,即金融的本质究竟要做什么的问题。

如果仅仅只是将金融看成是金融,而不去思考用金融去支撑实体经济的发展,所谓的金融其实又变成了一个类似互联网金融的存在,变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当金融只是金融,金融就变得毫无意义。

所以,新技术对于金融行业的改造和升级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真正考验的是如何将改造和蜕变之后的金融进行落地和应用的问题。

当新技术完成了对于金融行业的深度改造之后,传统意义上的金融体系其实已经发生了深度且全面的变革: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以银行、证券、保险为代表的金融机构开始被以数字化为底色的新金融机构所取代,货币数字化、资产数字化等数字化的金融形态将会出现。

同时,这些数字化的金融形态衍生而来的科技元素同样开始成为一种全新的金融呈现形式,科技化的金融,开始成为一种“基础设施”。

说到底,当新技术完成了对于金融行业的深度改造之后,其实,金融已经演变成为一种全新的形态,这个全新的形态其实是以数字化、科技化为主要形态表现的。

如何将这种以全新形态出现的金融应用到更多的行业当中,特别是如何将这种全新形态的金融与实体经济更好地结合在一起,不仅直接关系到产业互联网时代金融变革的成败,而且还关系到能否将这个新阶段的金融的功能和作用发挥到最大。

因此,建立在新技术视角下的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变革——金融科技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它的底层逻辑与互联网金融时代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真正让它显示出与众不同的是在完成了对于金融行业的数字化、科技化的深度改造之后,如何将这种全新形态的金融应用到新的场景里,让新形态的金融发挥出自身最大的作用,即用新的方式更好地诠释金融的本质。

这才是关系到整个产业互联网时代金融变革成败的地方。

如果我们仅仅只是把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变革看成是新技术对于金融行业的重塑和再造,这种方式仅仅只是看到了一部分,仅仅只是一个“半拉子”工程。

以新技术对金融行业的重塑和再造为起点,以业已发生了深度改变的新形态的金融为抓手,让衍生于金融的数字化、科技化的元素与实体经济更加深度地结合在一起,产业互联网时代的金融进化才算是真正完成。

总之,以新技术对金融行业的重塑和改造为终极追求的金融变革仅仅只是“半拉子”工程,以数字化、科技化为终极形态的金融变革和应用——数字科技,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垒打”。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作家,著有《极地绝杀》,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近500万字。

秦淮数据集团近日完成新一轮融资,由碧桂园创投领投。据IPO早知道消息,前蔚来汽车财务副总裁汪冬宁近日已加入超大规模数据中心运营商「秦淮数据集团」,后者最快于第三季度正式递交赴美IPO招股说明书,募资规模预计为4亿美元,摩根士丹利、花旗和瑞士信贷或将担任联席主承销商。美东时间2019年11月6日,蔚来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6-K文件,宣布汪冬宁不再担任财务副总裁一职。蔚来汽车IPO时的F-1文件显示,汪冬宁于2015年9月起担任财务副总裁一职。加入蔚来之前,其曾担任捷豹路虎大中华区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更早之前,汪冬宁曾于戴姆勒·克莱斯勒总部及亚太分公司任职7年,担任财务线的高......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