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建的东风,已吹向各行各业。2020年伊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指出,加快5G+车联网、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七大领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相比过去,以铁路、公路、桥梁等建设为主的传统基础设施建设面向的是工业经济时代。与之对应的,以信息、融合和创新为核心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了数字经济时代发展。其中,车联网作为横跨5G、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诸多领域的产业,成为新基建发展的重要方向。亿欧汽车认为,5G+车联网为5G商用和智能汽车两个万亿产业发展提供了沃土,在未来智慧交通产业及智慧城市建设中拥有重要意义。“未来,随着...... Last article READ

海思「缺货」,安防「缺芯」

  “如果我们再拿不到海思的货,公司运营会面临瘫痪,这个月至少亏损 600 万,当然,遭殃的绝对不止我们一家。”

  一句话,折射了当前状态堪虞的安防芯片市场。

  先是安防摄像机涨价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往后追溯,芯片的供需问题浮出水面。

  某业内人士告诉 AI 掘金志,8 月之前海思芯片的价格和供应都比较正常。8 月 5 日-10 日,价格突然暴涨,目前最少涨价 5 倍以上。

  “一片 3559A 从 500 元左右涨到超 3000 元,3519A 从 200 元左右涨到超 1000 元,3516D V300 也从 40 元涨到 150 元左右。”

  全线围攻,不留余地。

  烧仓之急

  市场缺货至此吗?

  “其实市场上的货完全可以满足华南地区半年以上需求,只不过需求被放大了,一家缺货 10K 找 10 家问,市场便以为有 100K 的需求,市场有 30K 的货,无形之中就出来 70K 的缺口,所以价格就炒起来了。”

  某模组提供商神色焦急,“当然,也不乏部分贸易商利用市场焦虑,囤货炒作。”

  据悉,代理商和贸易商每年有几次备货计划,三或六个月一次,八月并非节点,换言之,八月之前海思应该就已经把货交给代理商和贸易商,不至于出现如此大的缺口,很大可能在于中间商压货不放。

  也有视频监控企业表示,目前暂未收到任何通知,海思芯片供应正常,摄像机价格稳定。

  这并非薛定谔的芯片。

  一来,海大宇等大厂有海思直供保证,其正常产能需求将被优先满足;二来,大企业资金充裕,且早早备货避险,抗风险能力非小企业能比,因而目前为止影响不大。

  另外,业内人士告诉 AI 掘金志,华南地区的 1000 家公司中,20% 左右的企业可以得到海思直供。

  而进入海思直供体系者,需经过海思月均出货量等方面的考核,体系外的中小企业只能从代理商和贸易商手中拿货。

  既知如此,何不提前备货?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 视频模组制造商属于重资产企业,中小企业量小利薄,无更多周转资金囤货。

  • 位居行业中游,信息不通畅:只能根据下游软件集成商预测市场,信息准确性和效率大打折扣,不适合超额备货。

  • 市场行情所致,正常物料供应下,市场可以随时提货,通常为即订即买形式。

  由此,面对哄抬的物价,缚鸡之力的中小企业既无法与海思对话,也无法掌握话语权。

  错误预估可惋,有意炒货可怒,行业必然可叹,局面已然如此。

  说白了,目前为止,这场于外界而言的感冒,却是中小企业正在经受的压顶之难。

  让中小企业如鲠在喉的,远不止于此。

  “货源是充足的,即使价格炒上天,只是肯出钱很容易买到,只是现在不是买不买的问题了。”

买到货不难,难的是用不起,也卖不出去。

  这,才是他们面临的倒悬之危。

  如果高价买入,成本就已远超利润,每生产一个流片即亏损,无异于掘地自焚;

  如果提高价格,不仅自身承受不住,终端也消费不起,毫无市场和竞争力;

  如果放弃生产,不仅面临高昂违约金,公司运作和未来订单也大受影响。

  交货或不交货,涨价或不涨价,生产或不生产,都是死胡同,无形中的缺口,不仅是一家芯片模组商的困局,也是目前所有安防芯片中下游中小企业的烧仓之急。

  “3559A 高价有人要吗?现货速来,手慢无。” 从业者李先生所在的芯片群里来了新消息。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潮鞋代购群,知道的,只能在手机屏幕后欲言又止。

  他苦笑:“群里的现货消息提示音,听起来都像是哀曲。”

  犹如站在悬崖之巅,左踏一步是深不见底的沟壑,右挪一脚是高不可攀的陡崖,他们横亘在中间,四下无人可求援,举步维艰,进退维谷。

  某行业人员还透露,因交货期限将至,他们为了尽量完成订单,唯有扩大货源搜索范围,市场地位不对等下,某些贸易商有针对性地抬高价格,如此,加剧市场焦虑,巩固恶性循环,对于全线产品均为海思的厂商而言,局面尤其被动。

  “目前很多中小企业处于停滞状态,有些 8 月份已停止接单,7 月份的订单也无以生产,预计亏损 300 万到 500 万的大有人在。” 李先生的声音充满疲惫。

  转场之痛

  中小厂商并非全无退路,只是这“退路”更像走投无路之下的无可奈何。

  行业内不少声音提到,安防市场芯片并非唯海思不可,国内外企业包括富瀚微、国科微、北京君正、中星微、联咏科技、安凯微、星宸科技、安霸、德州仪器等企业皆可取而代之。

  候补名单成两排,没他们看得上的?深入其中,才知个中不易。

一家芯片体系能够满足安防高中低端市场,全世界海思独一份。

  即是,能在高中低端整体体系一锅端地替换海思的,全球范围内没有一家。

  大大小小的安防芯片当然有各自长袖善舞之处。

  早年中国安防芯片高端市场由德州仪器(TI)盘踞,其半导体领域综合实力强劲,安防 SoC 中,涉猎 IPS 摄像头、生物识别、传感器等多个热门领域,只是海思在 IPC 市场发力后,TI 退居一角。

  与海思同岁的安霸,曾经在业界率先推出了基于最新H.264 视频压缩标准的高集成 SoC 芯片,集成了各种关键系统功能。

  在国内暂无高端产品替补之下,德州仪器和安霸成为 IPC 领域最大竞争对手。

  产品成熟,图像效果好、码流低、稳定性好,不失为“良婿”之选。

  只是 TI 和安霸同配置的芯片功耗高,且单价高达几千。

  据业内人士透露,除了单价昂贵,与 TI 和安霸合作,还需缴纳 20 万的服务费以及上百万的出货量保证金。

  与价格齐高的还有方案开发门槛,下游的图像芯片商如有改动需求,需提交资料,由前者改好后再打包发送客户,如此,下游开发进度变慢,流程拉长,效率大打折扣。

  另外,TI、安霸和英伟达等单一芯片实力强,定位高端市场,没有完整的生态圈和高性价比的解决方案,SDK 开发包昂贵且服务较为落后。而海思形成了完整的生态圈,软件开源,行业客户可以低价甚至免费买到海思的软件开发工具。

  如此一较,能忍痛弃船者大概已经别无他法。

  中端的抉择倒不至于大放血,其中台湾厂商或台资控股的联咏、MSTAR、星宸科技,因台湾地缘优势,供应无忧,免受美国制裁之弊。

  奈何亭亭玉立“初长成”,算力能力刚起步,产品的市场试用期未过,长期稳定性和性能有待市场日省月试。

  低端市场,候补选手众多,价格比海思更能打,其中君正、国科微、富瀚微,中星微,瑞芯微跃跃欲试。

  富瀚微背靠海康,出货量喜人,2019 年与海康的安防芯片交易金额达 3.3 亿元,占其年度业绩超 6 成。

  北京君正主流产品的工艺制程涵盖 16 纳米到 28 纳米,以高密度封装技术为主。2019 年营收 1.79 亿元,同比增长 52.61%。

  只是大多盘踞在低端消费领域,行业级应用还是雄关漫道,且具体的流片制作基本在日韩台等地。

  目前美国未对中国低端市场发难,国际局势动荡下,一旦这些企业做大做强,随时可能受到制裁,长期供货恐成隐患。

  不过眼下局势,可作为海思低端产品的绝佳替代,又或者,在大佬忽视的角落中,你追我赶,出其不意冲云破雾也不是不无可能。

  简言之,目前全海思生产线的企业不在少数,如若替换,只能高中低端分别搭配不同的芯片和方案,这意味着,产品线、研发、沟通、人力、市场等的时间和资金成本都将提高。

  从一个芯片产品面世,到中小企业走完一套完整的市场流程,需要近 2 年时间。

  正如 2018 年发布的海思 3615DV300,期间经历了海思量产、中小厂商设计、打板、投产、验证功能性、软件开发、市场认可,以及功能完善调整等流程,现今正好处于量产的关键节点。

  此时更换产品和方案,无异于弃此前所有心血于东流,而新方案,也摆脱不了重走一遍市场周期。

  因而,替换方案并非拍脑门决策,重新选择任何一个产品和方案都需市场调研、自身评估,必慎之又慎。

  每一个选择可能需要以年为单位的时间去兑现。

  对中小厂商,风险不可谓不高。

  而且海思作为 SoC 芯片的霸主,占据了全球 70% 以上的份额,在视频监控领域的市场占有率更是突破了 90% 以上,受到了国内众多厂商的依赖,自主替换难度升级。

  这套组合多选题,他们难以勾选。

  重石之草

  是短暂的斡旋还是长年的搁浅?

  整个中下游悬悬而望的回答里,没人能给出答案。

  8 月 10 日,继台积电宣布断供华为后,中芯国际也宣布将遵守国际规章,这意味着,9 月 14 日后,中芯国际也将断供华为,后又有联发科向美国提出供货华为的申请。

  有人目断鳞鸿,翘足而向联发科微弱的星光。

  有人已独木难支,不得不另寻他法。

据悉,杭州采购海思高端芯片厂商居多,目前已有 60-70% 海思软件和方案开发中小企业分别转向了安霸、TI、MSTAR 或是联咏。

  这一无奈之举,是美国制裁、海思缺货无法阻挡的次生灾害。

  市场规律使然,对投机者无从指摘,不谈吴越同舟,此番确有些浑水摸鱼。

  囤货炒作浪潮,表为追捧,实则捧杀,逼迫中小游抛弃海思,无形中可能加速海思退市。

  如果海思短期内回归正常固然皆大欢喜,若不能呢?

  “经此一役,即使未来海思价格回落,回迁成本太大,加之对货源稳定性的考量,可能难以再次全线用回海思,大概会采取部分海思,部分现有方案的策略。” 从业者黄先生如是说。

  这意味着,海思千辛万苦从对手手中抢回来的市场,将再次被美资、台资企业侵蚀,中国安防芯片市场可能蒙上灰尘,被人钳制。

  在时代洪流面前,难以孑孑独善的个体,势必会被裹挟进时代的洪流,而一环伤筋动骨,受伤的不只中小企业,连接着整条行业链的经络。

  当行业都着眼于大企业的安危,谁来关注底层中小企业的生死。中小企业脆弱如蝼蚁,也重要如土壤。他们,值得被重视。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

  如果这是中小企业生死存亡的序曲,这将是来自金字塔底层的呼声和呐喊。

  压在石板下的草,可能在暗无天日中消失,也可能从石头缝中开出花。

  等待新生或是熬过险阻。

  我们都虔诚期盼。

  当地时间 9 月 2 日,印度信息技术部以所谓“有损印度主权与完整、印度国防、国家安全与公共秩序”为由,封禁中国公司研发的 118 款手机 App,其中包括了在印度很受欢迎的手机游戏“绝地求生”。这一决定令上千万的印度玩家感到失望,一名 21 岁的学生甚至因无法继续打游戏而选择上吊自杀。   据印度报业托拉斯 7 日报道,印度西孟加拉邦纳迪亚地区警方 6 日表示,21 岁的学生普里塔姆·哈尔德因政府的禁令而无法继续打“绝地求生”,被发现在家中上吊自杀。他的母亲称,这起事件发生在 4 日,哈尔德吃完早饭后就......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