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根人体皮肤是最大的感觉器官,由复杂的传感器组成,这些传感器能检测到有害刺激,迅速向中枢神经系统发出警告信号,比如痛觉,从而启动运动反应。基于上述特性,旨在通过模拟人类皮肤传感功能实现甚至超越其性能的“电子皮肤”应运而生。除了机器人领域,电子皮肤在人工义肢、医疗检测和诊断等方面也展现出了应用前景。近年来,人们对电子皮肤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电子皮肤已然发展到了超薄、可拉伸、可进行多参数检测的地步。然而,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电子技术能够真实地模拟人类的疼痛感。近日,来自澳大利亚的科学家突破了这一局限,开发了一种可以像真实皮肤那样对疼痛产生反应的电子人造皮肤。通过模仿人体的即时反馈响应,可以“复制...... Last article READ

董明珠的时代过去了吗?

  文/赵磊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9 月 3 日,格力集团与小米集团、中信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三方约定在产业基金、金融服务、产业投资、项目合作、资源共享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

  也许是“董明珠就是格力,格力就是董明珠”这个概念太深入人心了,以至于很多人误以为,这是董明珠和雷军联手了。

  事实上,这个合作跟董明珠没有关系。董明珠是格力电器董事长,格力集团董事长另有其人。格力电器和格力集团渊源很深,但并非一家人。

  了解格力和董明珠的人都知道,格力集团,应该算是董明珠的“对头”,而雷军与董明珠的关系,也是“对头”的成分居多,这就是说,董明珠的“对头”联手了。

  按说格力集团和小米集团走在一起,跟董明珠无关,但是,他们要做的事情,却让董明珠十分介意。

  根据协议,格力集团出资 35.45 亿元参与投资和管理由小米集团发起的小米产业基金,围绕集成电路、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核心装备、前沿科技等领域的小米生态链和优质供应商进行深度布局,助力珠海加速打造智能制造产业集群。

  这些恰好都是董明珠近 10 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投入近 10 年的模具业务、备受争议的手机、传闻中的芯片业务,以及想打造为“第二主业”的智能装备。

  在这些领域,格力集团选择与别人联手,在业内看来,相当于否定了董明珠过去的努力。

  让董明珠难受的是,这个别人,还是小米——被她认为“品质管理有问题”的企业。

  还有更糟糕的事情。2005 年以来,格力一直占据着家用空调第一的位置,2018 年的一次采访中,董明珠说,“再过五年,还是没人能超越格力空调。”但是,今年,格力空调不败的神话被打破了。

  刚刚公布的半年报显示,董明珠嘴里的那家“小偷”企业——美的的空调产品营收反超了格力。

  与此同时,美的和格力的市值也进一步拉大。在 2019 年底,两者市值相差不过百亿元。截至收盘,格力电器的总市值为 3298 亿元,而美的集团的市值为 4830 亿元,相差 1500 多亿元。

  在董明珠最在意的智能制造领域,她曾经看不上的小米集团上位了;在董明珠最得意的空调产品营收上,几乎是她一生的对手的美的反超了,这不禁让人感慨,董明珠的时代要过去了吗?

  格力集团是对头

  在签约仪式上,格力集团的代表是董事长周乐伟,他曾是“市政府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2016 年 11 月,周乐伟接任格力集团董事长,前任正是董明珠。

  董明珠现在的职务是格力电器的董事长。

  格力集团成立于 1985 年,是珠海首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由珠海国资委 100% 持有。

  1991 年,格力集团投资 3000 万元,成立了格力电器。

  1996 年,格力电器上市后,格力集团的持股比例不断下降。1998 年底为 55.35%,2007 年 5 月下降为 29.74%,2016 年 9 月,再降至 18.22%,但仍为第一大股东。

  去年下半年,格力电器进行混改,格力集团将其中 15% 股权以 416.6 亿元的价格转让给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高瓴资本由此入局。

  目前,格力集团仅拥有格力电器 3.22% 的股权,看起来,两家曾经是“父子关系”,目前则是股东关系。

  事实上,格力集团与格力电器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大部分时候,格力集团扮演的角色都是董明珠的“对头”,某些时候,还是“死对头”。

图 / 视觉中国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董明珠曾 diss 格力集团称,“一直以来,格力集团没有什么好项目和好资产,只拥有一家很好的上市公司(格力电器),作为一个集团,要发展不能仅仅依靠旗下一家上市公司,因此需要引进战略投资者,寻找新的项目,并进行产业优化,最终拥有自己的造血功能。”

  董明珠也曾公开“吐槽”珠海政府和国资委:“格力遇到困难的时候找国资委,国资委不搭理,让我们自己解决。但是遇到利益问题的时候,珠海政府手就伸得很长,什么政府决定、国资委要求,可能就会出来。我随时准备跟他们斗,一定要坚持原则。”

  董明珠跟珠海政府斗得最激烈,成绩也最斐然的一件事,发生是 2004 年,当时,珠海政府计划把格力卖给美国开利,作价 9 亿美元。但董明珠坚决不同意,并想尽办法阻止了交易。

  多年后,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格力电器的市值 900 多亿,国有股份的价值也接近 200 亿了,而当时(差点)9 个亿美元就卖掉了。我们现在给国家挣了 300 多亿。

  2012 年,董明珠出任格力集团董事长,跟珠海国资委之间的关系始终比较紧张,2016 年卸任后,董明珠就不属于国企领导人,只是上市公司的职业经理人了。

  雷军也是对头

  小米集团的代表则是总裁王翔,他是 8 月 16 日公布的小米公司 4 位新合伙人之一。资料显示,王翔在 2015 年 6 月加入小米,担任高级副总裁,后在 2019 年 11 月升任小米公司总裁,2020 年 4 月又接替周受资担任小米公司 CFO 一职。加入小米前,王翔曾是美国高通公司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

  王翔的出现,意味着这是雷军非常重视的一次合作。

  董明珠和雷军的关系中,最著名的是“10 亿”赌约,诞生于 2013 年 12 月 12 日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颁奖盛典,当时,雷军认为,5 年内,小米的总营收能超过格力,并愿意赌 1 块钱。董明珠认为不可能,并表示,要赌就赌 10 亿。

  根据 2018 年财报,小米的总营收为 1749 亿元人民币,而格力的总营收为 1981 亿元,“10 亿”赌约,董明珠险胜。

  去年 8 月 28 日,董明珠在北京表示,跟雷军的 10 亿赌约已经结束了,结果大家都知道了。“10 个亿我不要了,还想再跟雷军赌 5 年。”雷军回应称:“我觉得可以试一下”。

图 / 视觉中国

  8 月 11 日,在小米十周年的发布会上,雷军承认与董明珠的赌约有点盲目自信,“后来很后悔”。两天后,在央视新闻相对论节目中,董明珠对此回应说,“格力在空调领域拥有核心技术,现在是走在领先地位,格力要在保持主业不变的情况下,让中国的装备在世界上叫得响!请雷军提出自己行业的目标。”

  4 月 27 日,在和雷军一起参加央视《新闻1+1》节目中,董明珠说,“我跟雷军很熟悉,也是朋友了。”虽然两者的关系,现在看起来不错,但在过去,两者的关系,还是“对头”的成分更足。

  2014 年 12 月,小米科技斥资 12.66 亿元入股美的集团。董明珠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评价这个合作是“两个小偷在一起,是小偷集团。”

  董明珠骂美的是小偷,因为此前美的销售的某几款空调侵犯了格力的专利,因此被法院判决赔偿格力经济损失 200 万元;而说小米是骗子,指的是小米因侵犯爱立信的技术专利,在印度新德里被爱立信公开起诉,并导致小米手机在印度一度被禁售。

  此后,董明珠还多次炮轰小米,说“小米不是什么伟大公司,小米手机不是有品质的产品。”又说“大家选择不用小米手机是因为小米质量不行,没有人会说因为小米价格太贵。”还说小米是贴牌生产,等等。

  格力的危机

  当然,董明珠真正的危机,不在外面的“对头”,而在格力之内。

  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家电市场规模 8032 亿元,低于 2018 年的 8104 亿元。这意味着国内空调行业进入了存量博弈时代,格力、美的之间的厮杀,会更残酷。

  对于疫情影响下损失惨重的空调行业来说,谁能扛得住风险,谁能把损失尽可能降低,谁就能在疫情结束后更快恢复过来,甚至重塑行业的格局。

  8 月 30 日,格力和美的这对“宿敌”同时发布了半年报,这一次,一向强势的格力输给了美的。2020 年上半年,格力的空调业务营收 413.33 亿元,美的则在空调业务上收入了 640.3 亿元,以半年报来看,这是多年以来美的首次在空调业务上超过格力。

  更明显的是两家整体营收下滑的幅度,美的营收 1397 亿元,同比下滑了 9.47%;归母净利润 139 亿元,同比降了 8.29%。但格力营收只有 706 亿元,归母净利润只有 63.62 亿元,降幅分别高达 28.21% 和 53.73%。具体到空调业务,美的只下滑了 10.37%,格力却大幅下滑 47.89%。

  输给心里看不上的那家“小偷”企业,董明珠恐怕很不开心。

  自称最大的乐趣就是“卖空调”的董明珠,其实一直想改变格力七八成收入都来自于空调这一事实。

  主业单一最大的风险是,如果在空调业务上败了,格力就很难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美的对格力的挑战虽然只是一次小的胜利,但格力非常紧张,因为这是“命根子”。从 2018 年至今,格力空调的营收长期占总营收的 7 成以上,今年上半年有所下降,也是因为受疫情影响严重,空调卖不出去,其他业务的比重有所上升。

数据来源 / 公司年报  制图 / 燃财经

  最关键的是,空调业务是格力利润的最主要来源,其毛利率长期保持在 35% 左右,今年上半年下滑至 32.05%,也是因为市场行情不好,降价出售导致的,其他制造业务如生活电器、智能装备的毛利率虽然也比较高,但由于占比太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要知道,格力空调在 2018 年、2019 年的收入基本是持平的,从市场看,2019 年行业总产量同比增长 1.21%,但总体销售额同比下降 0.74%,行业总出口量同比下降 0.82%,行业总内销量同比下降 0.69%,空调全行业都面临巨大压力,而在 2019 年,格力在中国家用空调线下市场零售额占比 36.83%,想进一步提升难度非常大。

  而在海外,格力也并没有海尔那样的竞争力,在三大白电巨头中,格力对本土市场的依赖度最高,海外市场贡献率长期低于 15%,只有在今年上半年达到 17%,而美的、海尔的海外市场贡献率均已接近 50%。

  格力在空调领域确实还能在很长时间里屹立不倒,但是除了空调之外,格力还能讲出什么新故事呢?这决定了董明珠的时代能维持多长时间。

  在 2018 年的干部工作会议上,董明珠表示要把智能装备作为格力电器的“第二主业”。2013 年,它只是自动化设备制作部,2015 年,智能装备有限公司成立,并独立运营。

  2017 年前后,格力将原来的智能装备业务分拆成为三个部分,南水的工厂主要生产机器人,北岭的机械所主攻自动化的生产线,坐落在暨南大学的旧厂房则主要进行上游技术的研发。

  目前,格力声称已具备工业机器人、数控机床、智能物流仓储、智能检测、自动化集成等领域的关键技术。据介绍,格力的这块业务不仅服务自己的自动化改造升级,主要还是向其他B端企业推广智能制造升级改造方案。可是在 2C 的轻工业领域深耕多年,并不代表就能在 2B 的重工业领域很快发展起来,这需要漫长的技术积累验证,从收入占比即可看出,离真正成为“第二主业”,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2B 不好做,在技术已经成熟的生活家电和手机等消费者业务上,格力也没有立稳脚跟,只是在电饭煲、净水机、空气净化器等小家电领域推出过一些爆款产品,但在冰箱、洗衣机等大家电,与美的、海尔这样的传统豪强还有很大差距。

  让董明珠担心的是,格力虽然在空调行业一直是龙头老大,但市场竞争愈加激烈,前有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后有小米等互联网新贵高调入场,格力在她手里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春兰空调”?要知道,这个曾经的空调霸主就是倒在了多元化扩张的道路上。

  事实上,不管是智能装备,生活电器,还是包含芯片业务、手机业务在内的其他业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投入了很多,也拿了很多专利和奖项,但在商业化上就是没有什么明显的起色。

  疫情之下,格力遭受的创伤越重,越说明自身体质不过关,核心就在于格力并没有找到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到底是智能装备,还是新能源,还是手机和芯片,能成为格力的下一个支柱,谁也不知道,包括董明珠自己。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自从 Linus Torvalds 宣布发布 Linux 内核 5.8 版本以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他之前曾将其描述为 "我们有史以来最大的版本之一"。尽管 Linux 内核 5.8 是最近才发布的,但 VirtualBox 已经更新了对它的支持。这意味着该虚拟化软件可以用来运行 Ubuntu 20.10,以及运行在这个发行版和任何其他使用最新版本内核的发行版上。   随着 VirtualBox 6.1.14 的发布,Linux 内核 5.8 在客户和主机模式下都得到了支持,但这个版本不仅仅是对最新 Linux 内核的支持。这个最新版本还包含了许多针对 Windows 和 macOS 版本的......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