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v-8fcf9658>撰文 fanglopez Last article READ

疯狂的直播到陌陌这里,为什么突然不香了?

  文/郭静

  来源: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

  互联网行业的变化速度,总是让人猝不及防,一旦跟不上节奏,就很容易掉队。

  陌陌公布的 2020 年 Q2 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陌陌净营业收为 38.683 亿元,同比下降 6.8%,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 4.564 亿元,同比下降 37.63%。陌陌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净营收出现负增长。其中,陌陌直播服务营收 26.029 亿元同比下降 16%。

  2020 年网络直播延续了大热的势头,抖音、快手、微视等短视频平台的直播业务做的风生水起。36 氪报道称,2020 年淘宝直播目标 GMV(总成交额)由 220 亿元调高到 5000 亿元。

  包括百度、网易、微博、携程等多家互联网公司都在加码直播,可为何疯狂的直播到了陌陌这里,突然就变得不香了呢?陌陌在 2016 年就由陌生人社交平台成功转型为直播平台,2019 年 Q4,直播服务占陌陌该季度总营收的 72%,2019 年全年,陌陌直播营收超过 120 亿元。

  陌陌在财报中提到,直播服务营收下降,主要是由于疫情对付费用户,尤其是头部用户的付费情绪造成了负面影响。从高速增长到连续下滑,陌陌直播业务究竟经历了什么?陌陌错过了什么?

  1. 娱乐直播退潮,带货直播兴起

  网络直播在中国有十几年的发展史,近几年陌陌、映客、花椒等平台将娱乐型直播带向新的高度。然而,直播到 2020 年风向又开始变化,娱乐型直播逐渐退潮,带货直播开始兴起。

  一方面,李佳琦、薇娅等电商主播的带货成绩不断创新高,日均带货量轻则千万级别,日带货破亿也不是新鲜事儿,越来越多的传统主播变成带货主播。

  另一方面,丁磊、董明珠、罗永浩等大佬以及贾乃亮、汪峰、刘涛、汪涵等明星也开始纷纷加入带货直播阵营。

  名人效应+头部效应让带货直播成为行业风向标,随之而来的是曾经红红火火的娱乐直播不再受宠,带货直播对娱乐直播最大的冲击点在主播方面。无论是团队型主播还是个人主播,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赚钱,哪里更能赚钱,他们就会往哪里跑。

  娱乐直播刚刚开始爆红的时候,不少平台对主播进行大量补贴,头部主播还有机会获得高价签约的机会。但现在带货直播看起来比娱乐直播能赚到更多钱,主播们自然就会向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等平台上跑。

  对于陌陌、花椒等平台来说,主播们都跑去做带货直播,其直播业务自然受到影响。

  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 2020 半年大报告》显示,2020 年 6 月,娱乐直播行业月活用户规模仅为 8670 万,同比下降 16.6%。直播边界越发模糊,更加垂直的游戏直播和娱乐直播面临用户迁移的风险。

  相对娱乐直播来说,带货直播离钱更近,品牌商和制造商更容易将流量转化成销量,而无需通过广告的形式进行多次转化,带货直播省去了中间环节。

  带货直播和娱乐直播都是 to C,不过,带货直播可以直接带来销售,而娱乐直播纯粹靠用户向主播打赏,主播打赏是有天花板的,对于娱乐主播来说,不可能每天都有土豪来刷礼物,一天能刷几万、几十万的情况并不能常态化,而带货主播依托主播的 IP 属性,却能带来连续性的销售。

  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今年不仅加大了对直播的支持力度,更是在带货直播方面下了大功夫,快手小店、抖音小店的雏形已成,而陌陌依然在走娱乐直播的老路,无形之中用户和主播的注意力都被抖音、快手给带走了。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并非所有娱乐直播都在走下坡路。映客 2020 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上半年映客整体营收 22 亿元,同比增长 48%,其中,直播业务收益同比增长 53.5% 至约 21.65 亿元。

  映客的高增长与陌陌的下滑形成鲜明对比,陌陌既受到带货直播的冲击,同时也面临主播业务不稳的困境。

  2. 与游戏直播无缘

  游戏直播在 2020 年没够上热门领域,但这并不妨碍游戏直播成为一个新的直播品类,并且是一个市场规模近 200 亿元的产业,去年虎牙+斗鱼总营收超 155 亿元。

  最近,斗鱼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已收到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于 2020 年 8 月 10 日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建议斗鱼与虎牙公司以换股的方式进行合并。

  虎牙、斗鱼作为游戏直播行业的第一名、第二名,他们的合并无疑会让其他游戏直播平台的生存空间变小,但腾讯却能坐收渔翁之利。

  而对于陌陌来说,游戏直播这趟车它也没赶上。第一,游戏直播与娱乐直播完全不同,除非陌陌重新推出新的游戏直播平台,否则,仅靠陌陌和探探很难将游戏直播给做好。第二,一旦做游戏直播的话,必然迈不过腾讯,腾讯最近几年的业务多面开花,但游戏依然是它最大的盈利点,2020 年 Q2 季度,游戏占腾讯总营收的 33.3%。

  实际上陌陌也有游戏业务,2020 年 Q2 季度,陌陌移动游戏营收为 1160 万元,同比下降 50%,陌陌的游戏业务表现并不算好。

  游戏直播兴起,可惜与陌陌无缘。

  3. 对陌陌主 App 依赖性太强

  作为中国最大的陌生人社交应用,“陌陌”App 已面临增长的天花板。财报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陌陌主 App 月度活跃用户为 1.115 亿人次,低于上一年同期的 1.135 亿人次。

  陌陌的用户量受到两方面的制约,一是微信和 QQ,二是其他社交产品。用户的社交需求永远存在,但这个需求可以是陌陌,也可以是其他产品,陌陌诞生超过 9 年,新用户可能会用“下一个陌陌”。

  陌陌直播业务直接受主 App 的影响,因此,一旦主 App 表现力不足,直播业务表现也会不佳。

  实际上陌陌也在探寻主 App 之外的路径。从 2019 年起,陌陌陆续上线多款产品,包括赫兹、瞧瞧、对眼、芒西、陌多多等,主要以社交产品为主。不过,新产品要想成为陌陌的“现金奶牛”仍需时日,而且,新业务究竟能否做成也是个未知数。

  七麦数据显示,目前陌陌旗下的新产品中,表现最佳的是赫兹,其在 App Store 最近三个月内累计下载量为 125 万次,社交分类中位于 20 名左右,华为应用商店中累计下载量为 695 万。

  陌多多暂未上线 iOS 版,其在华为、小米、应用宝等安卓系应用商店中的累计下载量不足 50 万。

  主 App 增长乏力,新业务尚未崭露头角,让陌陌在短期内很难有出彩的表现。

  除新业务外,陌陌目前的战略中心是探探,唐岩表示:“二季度起,团队可以更加专注于长期战略目标的执行。我很高兴地看到探探直播业务的测试已经取得了重大突破。”财报显示,探探的净营收从 2019 年二季度的 2.848 亿元增至 5.172 亿元。

  目前来看,探探的增速确实是亮点,但这并不能拯救陌陌主 App 营收下滑的问题,Q2 季度,陌陌主 App 营收同比下滑 13.6%。陌陌要想通过探探的高增长来弥补主 App 下滑的问题,短期内难以实现。

  成也萧何败萧何,通过转型为娱乐直播平台,陌陌得以找到新的增长点,但娱乐直播行业的退潮也导致陌陌业绩下滑。

  不过,考虑到陌陌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公司员工(含探探)仅 2344 人,陌陌的未来还很难说。

  文/何旭   来源:海克财经(ID:haikecaijing)   未来成败,或在此一役。   在快手上关注了“农村会姐”的不少用户最近可能发现了一件事,经常在直播间和别人连麦卖东西的会姐已经好多天没开直播了。原因并不是会姐想转型或改行,而是她头一次被平台严厉地处罚了。   8 月 21 日,快手下发了一个处罚通报,通报显示,由于部分主播自售或协助他人售卖劣质商品,已对旗下十几个网红主播作出了罚款及封禁的处罚。这其中就包括有 1300 多万粉丝的会姐,除了直播间被封 14 天,她还被罚款了 1 万元。这不是最狠的,违规名单中排第一的“木森”被......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