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之家 9 月 3 日消息 据IT之家网友反馈,UC Drive 网盘发布通知,将于 2020 年 9 月 30 日停止服务。UCWeb 方面表示,“我们正在改造我们为用户提供的服务。因此,从 2020 年 9 月 30 日起,我们的 UC Drive 存储服务将不再提供。请务必在该日期之前备份你的 UC Drive 内容,之后所有存储的内容将被删除,不再可以检索。对于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但我们期待着继续为您提供全新的精彩服务。”今年1月份,UC浏览器针对印度市场等个人用户推出了UC Drive网盘服务,提供20GB的免费存储。用户使用其Gmail或Facebook...... Last article READ

马斯克的脑机生意:大众“高潮”、业内平静

  文/莱安娜、布蕾妮

  来源:深燃财经(ID:shenrancaijing)

  埃隆·马斯克以一己之力又让科幻迷沸腾了。

  这要从他最近三只小猪的故事讲起。美国时间 8 月 28 日下午,马斯克创办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开了场发布会,展示了最新成果,脑机接口芯片“LINK”和新一代全自动机器人。

  在三只小猪身上植入了芯片后,可以在显示器上直观看到猪的脑电图,比如当工作人员摸它的鼻子时,猪的脑电信号显示它开始兴奋。新芯片只有硬币大小,采用无线的方式充电,在读取信息和连接的电极数量上都有了很大的优化。在植入人体的方式上,按照马斯克的说法,这台机器人可以实现“无痛”植入头骨,在头骨上打个小洞,然后在洞上嵌入脑机接口,手术无需全麻,整个过程在一小时内完成,患者当天就可出院。

小猪脑中的信号读取

  然后他宣布人体试验在即,这项技术可以帮助治疗各种脊柱和神经系统疾病,包括癫痫发作、瘫痪、脑损伤和抑郁症,这台设备可以召唤特斯拉、可以打游戏,还可以存储或上传记忆,或是下载到一个新的人体/机器人中。

  跟着马斯克的节奏,一时间,“心智移植”甚至“永生”的解读都出现了。有业内人士称,这一次对马斯克的吹捧,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前两个项目锂电池车特斯拉和火箭 Space X,从工程学的角度把理论变成实践,当然为的是经济效益。

  这次的脑机接口(Brain-Computer Interface,BCI)就不同了。其基本原理是,采集大脑神经元产生的电信号,用机器解码,再编码成数字信号,去指挥机器。目前 Neuralink仅处在植入手术和数据采集阶段,不论是意识控制还是记忆储存,都需要在神经编解码领域取得突破,而现在的技术距离突破还太远太远,因此脑控领域的产业化一直难以取得实际进展。

  当狂热褪去,我们来看看,马斯克的新实验有哪些亮点和槽点,国内在这个领域是什么水平,马斯克这一次是玩噱头,还是继特斯拉、Space X 后会再一次“改变世界”?作为一名商人,马斯克“改变世界壮举”的受益者到底是谁?

  亮点:“教育”公众、整合技术

  事实上,不止一位相关领域创业者告诉深燃财经,马斯克这一次不是技术突破,如果说突破,那首先是对公众认知的教育。

  因为他是马斯克,可以用个人的 IP 和商业语言,吸引公众了解脑机这个原本关注度不高的领域。

发布会上的“LINK”植入

  人类对利用电信号和神经系统交互的探索,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开始了,实验成果也是有的,20 年前,《自然》杂志首次报道了从猴子的大脑皮层成功获取到的脑电信号,对千里之外的机器人进行了实时控制,不过最广为认知的要属帮助失聪患者恢复听力的人工耳蜗技术了。

  “大众对这个领域认知不足,所以在这个时间点上才突然发现,原来科学界都到这个地步了。”清华大学张沕琳副教授表示,就这一点,对整个领域的发展是非常大的利好。

  杭州妞诺科技 CEO 戴珅懿也称,现在马斯克这个布道者出现了,可能会吸引更多资源进入这个领域,比如对于消费电子行业而言就是个不错的发展时机。

  在马斯克畅想的“未来”里,医疗是主要方向,这一点和从业者是一致的。脑机接口是一个复杂的跨学科系统,需要多个技术的配合,比如利用芯片技术和材料技术实现的最底层的接口设备、专用的手术植入设备、以及利用生物医学进行的信号编码和解析等等,缺一不可。

  Neuralink 这次展示的就是用他们的底层接口硬件完成的动物试验。底层接口对于生物医学学者而言是进行脑信号编码和解析的工具,如果失去了工具,又何谈对信号的解析呢。

  张沕琳眼中,马斯克展示的不是技术突破,而是超强的整合能力,把芯片、材料、手术植入、动物试验都进行下来了,做了一个系统级的整合,下一步将会进一步优化设备并扩大实验。“简单说就是,把一个工具植入进猪脑,并不觉得惊艳;使用手术机器人做脑科手术,单独看也不觉得奇怪;用集成电路的方法解决脑科学的信息交互问题,他也不是第一个做的。”张沕琳对深燃财经表示,把这些技术完美整合到一起,就是一次巨大的科技进步。

  当然,脑机接口的重中之重神经信号的编解码需要另当别论。不论是所谓的意识上传还是记忆储存,目前在神经编解码领域距离真正解决有太远的路要走。戴珅懿也倾向于认为,马斯克的新发布,还是在着重解决数据采集方面,信息解码的工作量还未能看到太多的可评估信息。

  槽点:大众“高潮”,业内平静

  “一个电子产品被植入到活体体内,这对于大众来说,非常惊艳,但相关前沿科学领域的从业者的反应普遍是比较平静的,这件事已经做了很多年了。”张沕琳告诉深燃财经。

  作为人类最难突破的技术难点,大家对整个脑科学行业是又爱又恨。一方面,脑机接口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任何一点突破都能在治疗疾病上向前迈出一步。另一方面,脑控方向因为高额的成本很难实现真正的商业化。

  这是一门强烈依靠实验的学科,业界尊崇的发展轨迹是先在动物身上实验,然后给危重病人用,接下来是普通病人,目标是有朝一日可能会变成消费品。据张沕琳称,现在脑机接口技术已经开始在帕金森、难治性癫痫等危重病患上使用。

Neuralink 展示的手机机器人

  因此在产学研的链条上,国内和国际上都开始在落地层面发力。单看国内,做脑机接口上下游的企业就非常多,比如,NeuraMatrix 作为国内和 Neuralink 同属一个赛道的企业,做的都是最底层的接口硬件,从芯片系统、生物材料这些技术的突破做起。比如华科精准就是在专攻手术机器人领域,其医疗级手术机器人已经应用于临床病人的脑外科手术中。

  目前市场上有很多成熟的硬件设备,比如医院里检测脑电的装置就是非常成熟的商用设备。据张沕琳介绍,这些设备支撑起了各种各样的消费类应用,比如睡眠相关的应用,注意力相关的应用,基于头部脑电的控制类应用等。但这些商用设备都很笨重,目前做得最多的是将这一代商用设备进行小型化的尝试,对功能做减法,然后在一个相对小的设备上进行集成,这也与 Neuralink 的目标一致。但是没有专用芯片的支持,很难兼顾体积和功能,因此现在做底层接口硬件的团队是要从芯片技术、材料技术上去突破,彻底颠覆性地拿出新一代的解决方案。

  妞诺科技是一家医疗脑电服务的解决方案供应商,具体业务是提供医疗脑电的数据服务,涉及脑电专科信息化、脑电 AI 算法及相关的软硬件一体化整体解决方案。其 CEO 戴珅懿认为,Neuralink 主要的产业化落地点还是在医疗领域,可能突破的方向,是将脑疾病的治疗方法更易化、成本降低实现诊疗的更可及等。与其相关的类似产业,可拓展参考一些颅内电极等企业,如在神经外科治疗帕金森、癫痫等疾病的 DBS(脑起搏器)等。

  伴随应用的发展,以及大家对神经系统和大脑认知的明显提升,要求脑机接口设备在更高的能量效率和体积效率下完成与神经系统的交互功能。张沕琳称,“这件事情我们在做,马斯克也在做,还有很多学界的学者和工业界的同仁都在努力迭代下一代成熟的可为大众所用的设备。”

  在戴珅懿的眼里,中国的脑机接口的技术发展相比其他技术专业来说,还是比较迅速的,但是,相比发达国家的对应脑科学发展速度来说是比较落后,之间的技术差距,在不断被拉大。

  其中一大难题是,中国做脑科学培养的学校非常少,戴珅懿介绍,各所学校在研究领域和产业化的发展方向上略有不同。例如清华重设备,底层设备的开发是他们的优势,而浙大偏重算法,中科院偏向自动化,又是另外一个方向。

  戴珅懿呼吁中国的大学应该更多考虑跨学科教育。“如果明显能看到脑科学方向是值得投入的,甚至是中国能够占据技术高地的,应该加大投入。”戴珅懿称,长时间的跨学科交融之后,专业的人才才可能成为产业化的基石。

  不过局势在发生变化,国产的脑电医疗厂商机会越来越多。

  马斯克的“人设”还能立得住吗?

  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曾评价埃隆·马斯克称,他追求的领域都是其他人直言因为这样或是那样的理由无法取得成绩的领域。比如火箭 Space X、锂电池车特斯拉,以及这次的脑机接口项目 Neuralink,每次都是难度高、风险大、争议大的标的。

  作为商人,马斯克知道如何讲故事、塑造人设,如何制造关注度,吸引外部的帮助。也正因为如此,爱马斯克的人对其极其推崇,不喜欢他的人又总能为其找到摔跤点所在。

  Space X 和特斯拉让马斯克稳稳立住了技术狂人的人设,但这次发布会后,不少国内脑科学相关领域的专家对媒体称,马斯克或许对神经编解码原理的难度认识不够,而将主要精力放在工程设计和实现上。因此,有人担心马斯克这次能否再续人设和战绩。

发布会上的马斯克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的态度是比较谨慎的。他认为,马斯克目前所有的生意都没有形成产业上的闭环,如果刨去政策利好和补贴,特斯拉模式能否跑通还有待观察,去火星的 Space X 更是看不到任何预期的经济效益。

  他的总结是,马斯克的生意模式决定了其极客形象。马斯克擅长的,是将一些已有的技术拓展规模,类似于刘慈欣小说中讲的“技术的暴力叠加”。脑机接口,在技术上有量的创新,在医疗用途上推进了,但与舆论解读的所谓脑力控制、解读意识、上传意识还很远。

  戴珅懿则属于支持派,“我是技术出身,自己也在创业,依旧觉得他的很多思路和想法异于常人。”马斯克手里有很强的募资能力、足够优秀的技术人才以及底层技术,同时,他不是科学家,是个商人,在产学研转化上有独特的优势,很难说会不会在脑科学领域有所突破。

  通常,医疗行业的第一要务是风控,安全是第一行业准则,创新虽然重要,但不是其核心唯一。戴珅懿表示,脑疾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目前也是全球医疗发展的核心战略专科,但是中国临床上对脑疾病的诊疗能力还比较弱,在基层的误诊率非常的高,核心还在于专业医疗技术培育的资源极为稀缺。“如果马斯克能推动技术一直发展下去,有可能降低脑疾病诊疗的费用,达到真正的医疗普惠。”她说。

  至于大众担心的《黑客帝国》式的未来,从保存记忆到超级人类,再到黑客攻击大脑,目前看还有点遥远。

  文/雷建平   来源:雷帝触网(ID:touchweb)   移动社交网络平台陌陌(Nasdaq: MOMO)公布财报。财报显示,2020 年第二季度,陌陌公司净营收达 38.683 亿元(约 5.475 亿美元)。   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2020 年二季度归属于陌陌母公司的净利润为 6.698 亿元(约 0.948 亿美元),持续 22 个季度盈利。   根据彭博社汇总的数据,华尔街 12 位分析师平均预计,陌陌公司 2020 年第二季度营收为 38.36667 亿。财报显示,陌陌公司 2020 年第二季度营收为 38.683 亿元(约 5.475 亿美元),超过华尔街预期。 ......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