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之家 9 月 3 日消息 据IT之家网友反馈,UC Drive 网盘发布通知,将于 2020 年 9 月 30 日停止服务。UCWeb 方面表示,“我们正在改造我们为用户提供的服务。因此,从 2020 年 9 月 30 日起,我们的 UC Drive 存储服务将不再提供。请务必在该日期之前备份你的 UC Drive 内容,之后所有存储的内容将被删除,不再可以检索。对于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但我们期待着继续为您提供全新的精彩服务。”今年1月份,UC浏览器针对印度市场等个人用户推出了UC Drive网盘服务,提供20GB的免费存储。用户使用其Gmail或Facebook...... Last article READ

别去担心“折翼”的大疆?

头图  IC Photo

  文/杨业擘

  来源:Tech 星球(ID:tech618)

  IPO 迷途,汪滔如何救火?

  9 月 2 日,大疆的新总部“天空之城”主体结构正式封顶。这座超过 200 米的大楼,被视为是大疆新实力的象征。

  “大疆天空之城非常有辨识度,希望未来这里成为中国甚至全球重要的创新地标。”一位大疆员工在朋友圈写道。在其看来,这座和腾讯滨海大厦有些像的新总部,漂浮的造型无疑比后者更夸张,也更有创造力。

  然而,很多人都明白,如今外在风光的大疆面临很多难题:裁员的消息四处流传,现在争议的点只是到底裁员了百分之几十;美国实体清单的禁令与疫情对外贸的影响,让大疆的海外市场不再稳定;迟迟不见定数的上市日期,也让大疆的投资人心急如焚。

  一时间,“大疆这家明星独角兽企业究竟怎么了”的议论声甚嚣尘上。

  “大疆主营业务没啥问题,但无论是以前的采购腐败,技术泄露,还是今年的裁员,我觉得都是创业公司难以避免的问题。”一位大疆离职员工告诉 Tech 星球。

  而另一位大疆员工傅强则认为,大疆是主动调整,“疫情对公司没有什么大影响,但是对创始人汪滔个人的想法产生挺大冲击,他进行了一次深刻反思。”据其了解,汪滔觉得公司过去踩坑太多,现在想要趁机革除此前积累的管理弊端,优化臃肿的组织。

  可实际上,大疆遇到的问题,真的只是主动调整这么简单吗?

  大疆的起飞之路

  大疆的创业故事始于 2006 年,没人想到这家公司就此开始了 14 年的独角兽之路。

  那年在深圳莲花山山顶,还是香港科技大学在读研究生的汪滔,在宿舍开启了创业路程。陈金颖、卢致辉、陈楚强相继加入,他们在大疆创新的员工编号分别为 0 号、1 号、2 号和 3 号。不过,这几位后来相继离开大疆,强势的汪滔也曾经历众叛亲离的过往。

  据媒体报道,近期大疆总裁罗振华赋闲,处于半离职状态。很多人猜测核心高管总待不久,也许与汪滔的一言堂有关。汪滔经常谦虚地表示大疆只是比较幸运,笃定了多旋翼的发展之路才取得成功,但汪滔在治理公司与合作谈判层面从不手软。

  时间回到 2011 年,在美国航拍创业的科林·奎恩,直飞到深圳大疆总部洽谈,成功说服大疆设立北美分公司。彼时大疆正在开发无人机拍摄必须的云台技术,再加上研发已久的飞控技术,大疆在无人机领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最终与奎恩的合作也顺利打开了美国市场。

  今天美国市场,依旧占到大疆整体的 40% 市场份额。不过,美国市场的负责人已经不再是奎恩。2013 年汪滔曾想以大疆全球 0.3% 股份,换取奎恩手上北美分部 48% 股份。奎恩当然不会做这种亏本买卖,二者自此谈崩。

  最后大疆也是雷霆手段,将北美分公司员工电邮账户全部锁定,解雇大部分奎恩亲信,将当地订单也转移至大疆总部,靠这些手段强势夺回控制权。这也是汪滔第二次展示绝对权力。

  在公司的发展路线上,汪滔带领下的大疆也颇具野心。不做无人机界的“小米”,而是做下一个“苹果”。

  2013 年秋天,汪滔和大疆前三大股东谢嘉走进了雷军的办公室。汪滔送给了雷军一台 Phantom 无人机。汪滔认为可以卖小米飞行控制系统,雷军觉得可以进一步,让大疆的无人机在小米商城上卖。两人各有思量,都没有直接答应互相的提议。

  在了解到大疆系列产品的高利润后,雷军表示小米可以帮助大疆做高性价比无人机。在自媒体“左林右狸”对汪滔的采访中,小米又在 2014 年准备投资大疆,但汪滔甚至觉得用小米贴牌,会影响大疆的高利润,大疆的董事会也不需要雷军。当然,二者的合作又没有谈成。

  在汪滔看来,一套设备飞控成本就在几千元,再加上四旋翼机器+云台相机+品质的工艺设计等纬度高度集成,大疆的产品注定不会走低价流线。

  而大疆的一位销售也对 Tech 星球表示:“大疆的无人机都在 4 万元左右,最高能达到 30 万元左右,而且代理商的价格还会有浮动。”这些价格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已经超过“摄影穷三代,单发毁一生”的爱好。

  那个“乔布斯也不是偶像”,“智能手机行业都是套了个互联网的皮”,“与大众保持距离,聪明地思考”的汪滔,最终将大疆做到了全球消费者和工业无人机市场超过 70% 的份额。

  如今大疆在消费级无人机领域,形成了御、精灵系类无人机,行业系列则有经纬、农业应用领域有T系列植保无人机,外加灵眸系列手机云台,禅思系列相机云台等产品。这些行业评价不错的产品,是技术狂汪滔与进击的大疆 14 年的努力成果。

  这些成果也让汪滔在大疆内坐稳了话语权,只是有些决定今天看来值得思量。

  “这个世界笨得要命”?

  2014-2015 年是无人机元年,那一年,很多无人机企业都获得了融资。极飞拿了成为资本的 2000 万美金A轮融资,昊翔拿了 Intel 的 1 亿美金,大疆也在 2015 年拿了将近 4 轮融资。

  大疆能够杀出重围的关键因素,是在 2015 年 3 月,大疆推出 Phantom 3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一体式四旋翼无人机。而且在与专业运动相机 GoPro 决裂后,大疆研发了自己的相机,并且解决了数字图像传输以及 3 轴云台协作的问题,这款成熟的产品让大疆成功突围。

  此后备受追捧的大疆,就上演了 2018 年“竞价投资”戏码。当年 4 月,大疆最终宣布获得 10 亿美元融资,这些投资者是谁并未公布,但都是出价高者才能投资大疆。而且那轮融资大疆的估值已经很高,投前估值达 150 亿美金,如果算上D类股,大疆投后估值或超 240 亿美金。

  实际上,大疆 2017 年的净利润已经达到 43 亿元人民币。“那轮融资根本没啥必要,是投资机构抢着给,今天又怪大疆不上市,没渠道退出。”一位行业人士评论道,那年汪滔迫于投资机构热情,开了一轮战略融资,这轮大额融资让本就不缺钱的大疆不知该如何处置。

  有钱以后,大疆公司的体量也在急剧增长,近期大疆公关负责人回应裁员传言时对外表示:大疆没有裁员 1.4 万人,整个公司就 1.4 万人。从侧面可以看出目前大疆公司的整体人数。而傅强认为,公司快速增长到这一体量,不一定是业务需要。

  “大疆的管理比较混乱,特别是在中层。每个 leader 都在想,怎么在公司内部让自己的权利更大化,其实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尽可能多的招人,因为在业界大家普遍认为,一个带 200 人的 leader 会比带 50 人的 leader 更加厉害一些。”傅强对 Tech 星球透露。

  在管理层,汪滔也为大疆定下了更多宏大的计划。不仅进军农业、医疗影像、教育等行业,最重大的抉择是切入自动驾驶领域。

  曾直言“这个世界笨得要命”的汪滔,切入自动驾驶领域并不意外。近期特斯拉突然失控加速事件中,大疆的白广曾提到:“在大疆内部有个概念叫“心明眼亮”,什么价位做到什么功率的链路可靠性(这些都有难度)。”

  联想汪滔曾想向雷军卖飞控系统,现在想像百度一样,输出自动驾驶系统就不难理解,大疆一直有这一自信。

  但自动驾驶方面,其实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太高的营收,然而大疆一直在加大投入。傅强告诉 Tech 星球:“现在公司四处裁员,但专家室那边的 HC 一直非常充裕的。”

  在大疆内部员工看来,大疆的心态在过去几年中膨胀了。那个外表谦虚但内心志向远大的汪滔,偏执地带领大疆,攀登“无人驾驭”的珠峰之巅。

汪滔在珠穆朗玛峰测试 Ace one

  突然“迫降”的大疆

  外界看起来一切向好的大疆,被 2020 年疫情期间的裁员消息打破。

  迟迟没有线下复工的大疆,很多员工在家中收到了裁员的通知。据媒体报道,裁员集中在销售和营销团队,Tech 星球了解到的消息是,汪滔觉得公司的研发体系以及其他部门的人力,不仅臃肿,还有“重复造车”,以及拉扯不清的情况。

  “之前在研发的下面,每个小部门都会有一个专门做嵌入式的团队,但其实大部分的嵌入式技术站是共通的,为杜绝这种资源浪费现象,现在很多部门的重复项目组就完全被裁掉,可能只留下一部分人单独整合成一个平台部门,来支持全公司所有部门的嵌入式研发。”

  一直醉心于技术的汪滔,在公司管理上就比同属 80 后的张一鸣略微逊色,毕竟后者曾去硅谷学习。现在汪滔也有意效仿字节跳动打造中台体系,升级大疆的技术研发体系。

  面对公司人员臃肿的情况,据大疆内部人介绍,在上半年已经有一段时间,基本上公司整个部门的所有研发 HC 都锁住了。“因为老板要梳理这个部门的业务状况和能力构成,看一下这个是不是合理的,他梳理完之前这个部门是禁止招人的。”

  裁员的消息外面传了很久,最终让大疆站上风口浪尖的事件,还是近期其投资人站出来怒揭大疆底牌,暴露大疆增长失速,看不到明晰的上市时间表,以及汪滔本人不与投资机构沟通等种种问题。

  委实,大疆这家已经发展 14 年之久的独角兽企业,确实比起互联网企业“上岸”速度慢了太多了。

  现如今,汪滔可能无暇顾及投资机构的脸色,贴地飞行的大疆迫切寻找重新起飞的机会。

  8 月 23 日,大疆通过美国 337 调查,虽然被列入实体清单但仍能售卖。美国市场政策几度变化,也让大疆重新思考其市场规划,大疆农业植保无人机在今年进入巴基斯坦市场,也许就有多地区分散风险的考虑。

  而且据 Tech 星球了解,虽然大疆也裁减销售人员。但对销售渠道依然十分重视,不少代理商的地区独代权已经取消,同一地区允许多代理商竞争发展。通过加强直营体系之外代理商体系,增强大疆行业无人机的渗透能力,应该是当前大疆的思路。

  错过最佳上市时机?

  如今在大疆内部人看来,现在公司基本面没有问题,“只是犯了一些创业公司都会犯错的问题。”

  长期与大疆有合作的李磊告诉 Tech 星球,大疆这次主要裁了一批当年乱上马的项目,比如大疆 2016 年上马的社交产品“如故”。但实际上,大疆收入开始下滑,是否错过最佳上市时机才是最核心问题,大疆的问题并非表层问题。

  根据大疆投资人向《全天候科技》提供的数据显示,大疆 2018 年和 2019 年的两年业绩下滑严重。收入和净利润两项数据都没有达到 2017 年度的水平,这对于上市前的大疆不是个利好消息。

大疆业绩表现数据来源:投资人提供

  究其原因,可能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在 2018 年触顶有关。《 2020-2025 年无人机市场报告》显示,全球无人机市场有望在 2020 年产生 225 亿美元的价值,这一市场规模其实不算大。城市无处不在的禁飞区,农村买不起的无人机,无人机市场拓展颇受限制,报告显示全球市场复合增长率仅在 13.8%。

  大疆应该也意识到无人机市场想象空间有限,所以选择拓展自动驾驶等更高规模的市场,当然这条路要更加漫长。

  投资机构现在已等不及大疆的梦想实现,尽早上市退出是他们的唯一诉求。但对于汪滔和他的大疆来说,上市前市场触顶,公司发展放缓,这些因素导致其很难在资本市场再讲述一个更吸引人的新故事;最后一轮过高的估值,现在上市也许会出现一二级市场倒挂现象,投资人又是否愿意?

  所以,大疆现在的策略,也许就是内部优化调整战斗力以及财务表现,争取科创板上市的开门红。

  未来业务层面,大疆仍有机会寻找到爆发点。8 月 31 日,电商企业亚马逊获得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批准,可以运营 Prime Air 无人机配送商品。对比看,大疆无人机在电商配送领域存在机会,毕竟大疆已经在新疆部分地区实现这一业务落地。

  未来仍旧可期,修理“折翼”的大疆,仍在期待飞向更高的天空。

  注:文中傅强、白广、李磊等皆为化名。本文实习生缴翼飞亦有贡献。

  文/雷建平   来源:雷帝触网(ID:touchweb)   移动社交网络平台陌陌(Nasdaq: MOMO)公布财报。财报显示,2020 年第二季度,陌陌公司净营收达 38.683 亿元(约 5.475 亿美元)。   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2020 年二季度归属于陌陌母公司的净利润为 6.698 亿元(约 0.948 亿美元),持续 22 个季度盈利。   根据彭博社汇总的数据,华尔街 12 位分析师平均预计,陌陌公司 2020 年第二季度营收为 38.36667 亿。财报显示,陌陌公司 2020 年第二季度营收为 38.683 亿元(约 5.475 亿美元),超过华尔街预期。 ......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