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年初,特斯拉一度处于破产边缘,身心俱疲的马斯克联系了他的朋友拉里·佩奇,询问他要不要买特斯拉。佩奇很欣赏马斯克,几乎答应了他提的所有条件,包括谷歌收购特斯拉后,允许他在未来8年继续经营特斯拉,或直到第三代汽车生产出来。然而,就在两人讨价还价时,特斯拉Model S的销量突然好转,马斯克一看大为惊喜,直接中止了与谷歌的谈判。当时还是谷歌CEO的佩奇,并没有因此迁怒马斯克,相反,2014年,他还在出席TED演讲大会时表示,“如果自己死了,他宁愿将数十亿财产捐给像马斯克这样的创业家来改变世界,也不愿将钱捐给慈善组织”。在他看来,马斯克将火星作为人类“第二家园”的想法,和谷歌众多天马行空、改...... Last article READ

被传出售业务,沃尔玛中国也要迎来大结局?

  已经安静了一段时间的外资零售,又因为沃尔玛的一则“出售”传闻而掀起了风浪。

  昨早(9 月 2 日),有媒体报道称,沃尔玛就出售中国大卖场业务部分股权一事,已与一些企业有过接洽行为。报道称,有知情人士表示:“目前细节、进度还不清楚,但确有接洽行为,沃尔玛希望引入战略投资者。不过,这笔可能的交易还处在早期阶段。即便一切顺利,今年发生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大。”

  针对该传闻,沃尔玛中国今日发布声明否认称:“沃尔玛从不对市场流言做评论,也无任何出售中国业务的计划。”

  事态还未清晰,但这对零售圈来说无疑会是一颗重磅炸弹。

  调整动作不断

  原本,外资零售洗牌已经结束,玩家们沿着如今的阵营各自布局,在国内零售小业态和会员制的趋势下,手握山姆会员店的沃尔玛本也有着“光明的前途”。而如今突然出现了这样的消息,一部分端倪正是出自这段时间沃尔玛中国高层的多番变动。

  根据自媒体“灵兽”的报道,几天前,沃尔玛中国发布了一封《沃尔玛中国管理层公告》的内部邮件,邮件称组织变动将于 2020 年 8 月 31 日生效,其中,沃尔玛中国两位高级副总裁陈志宇、文宇斌因个人原因“离职”。

  要知道,陈志宇、文宇斌都是沃尔玛中国小业态、线上业态发展的关键人物。公开资料显示,陈志宇曾经在阿里巴巴任职,先后担任速卖通首席商务及产品官,支付宝国际金融产品主管等职务,其于 2017 年 7 月加入沃尔玛,全面负责中国山姆会员店电子商务的发展,包括中国山姆会员店自营 APP、山姆京东旗舰店业务、山姆微信业务等。文宇斌则负责沃尔玛中国社区店及零售批发业务。

  如今结合这样的消息来看,两位高级副总裁的离职不排除是沃尔玛在为进一步的动作铺路,毕竟一旦有所交易,沃尔玛要做的还是巩固业务较为稳定、价值较为高的基础卖场业务,将新兴却还为壮大的增量业务进行战略性调整。

  而其实,就在这两位高级副总裁离职前,沃尔玛中国的前一把手陈文渊,也已经在 6 月 15 日就正式卸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理由同样是个人原因。代替陈文渊的新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是前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朱晓静。

  在今天的新闻语境下,朱晓静的到来也有可能是为沃尔玛进行大动作的准备之一。“灵兽”就分析称,朱晓静是本土成长的杰出管理人才,无论是在霍尼韦尔、麦肯锡,抑或是恒天然等的工作经历,从行业角度看,都不能算是“零售行业”,但其人脉圈、战略视角、管理能力或是沃尔玛更为看重的,因此,“假设真有一天,沃尔玛中国出让‘一部分业务’或‘股份’,朱晓静操盘可能更为合适”。

  另外,决定了沃尔玛中国结局的可能还有一些国际上的不可抗力。众所周知,沃尔玛如今已经卷入了“tiktok 收购案”,国际商业局势的紧张也会进一步加剧沃尔玛中国的不确定性。

  潜在“买家”会有谁

  作为一个老牌零售商,沃尔玛在中国市场上已经经营了近二十四年,它在中国的发展算得上稳定。

  外资零售风云变幻二十余年,在中国已经逐渐清盘,不过相对于已经被拿捏住的家乐福、大润发等,沃尔玛虽然一早站了队,和腾讯、京东都有资本往来,但是超市业务一直相对比较独立,并没有实质性的出售或者“退出”。

  目前,沃尔玛已经在 170 多个城市开设了 400 多家门店,并且正准备大幅度的扩张。沃尔玛曾宣布未来5~7 年在中国新增 500 家门店和云仓,包括沃尔玛大卖场、社区店和山姆会员店多种业态,同时还要改造现有 50% 的门店。

  另外,在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今年 6 月份发布的《2019 年中国超市百强》榜单上,华润万家、大润发和永辉列位前三,沃尔玛以年 822.8 亿元的销售额位列第 4 名,紧接着排名5~10 名的依次是联华、盒马、物美、家乐福、家家悦、步步高。

  而沃尔玛中国的优质业务和地位也决定了,一旦沃尔玛中国真有了出售意向,谈判桌上将捕食者众。

  首先,原有股东比如腾讯、京东一脉会成为有力竞争者。沃尔玛和腾讯、京东的合作由来已久,尤其电商巨头京东,为沃尔玛的线上业务提供了不少物流以及到家方面的合作。

  就沃尔玛在线上的布局成绩来看,今年 1 月份,沃尔玛宣布其全渠道线上线下销售规模保持三位数增长,有数字化顾客超过 5000 万。2019 年第三季度财报,也是陈文渊的口中,沃尔玛中国近五年来的最好成绩:“根据最近的一个财季,也就是 2019 年第三季度财报,沃尔玛取得在中国市场五年来最好业绩。总销售额增长 6.3%,可比销售额增长 3.7%。由于鲜食和全渠道销售增长的驱动,山姆会员商店的销售额达到两位数可比增长。”

  还有官方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底,卓越会员的渗透率在部分城市已经能够达到 20%;未来三年,沃尔玛称将会与 80% 的顾客和会员建立数字化链接,全渠道顾客和会员的占比将达到三分之一。

  而在主线大卖场和山姆会员店之外,沃尔玛中国也正在尝试中小型店等新业务,同时也加大了自有品牌的开发力度。

  如果继续追随腾讯和京东,沃尔玛的线上业务或会朝着既有方向加快发展,同时现有合作进行深度整合。而对京东来说,意义似乎更加重大:京东零售处在上升期,京东到家、物竞天择等业务正在铺开,拿下沃尔玛,是完善自己的商超力量的机会,更是难得的再次获得制衡阿里(拥有高鑫零售,旗下有大润发)的筹码的机会。

  除了原有的股东之外,永辉等现有实力派商超或许也会出现。

  永辉近年蓄势待发,在超市扩张和线上、小业态方面的探索动作不断,如上文所说,永辉如今排名第三,但要知道在去年,永辉还在沃尔玛之下位列第四。在其 2019 年年度报告中,永辉称自己“成为中国零售业线下前三强”的战略目标大概率实现。如今,其接下来的目标可能已经对准了大润发。

  相比一己之力苦苦开店扩张,直接引入外部力量无疑是更省时省力的做法。要知道,永辉曾经在家乐福的收购中惜败苏宁,在麦德龙收购案中不敌物美,它需要一个资本层面的故事很久了。

  而这些竞争者的老对手还有大润发背后的阿里,它可从未缺席过零售世界里的交易。如果沃尔玛中国这个传闻中的故事会徐徐展开,巨头玩家们绝不会作壁上观。

  从昨日(9 月 2 日)起,十一黄金周火车票已经正式开售。   多地已经公布 2020 年国庆节中秋节放假安排,根据国务院办公厅通知精神,2020 年国庆节,中秋节放假安排通知如下:   10 月 1 日(星期四)至 8 日(星期四)放假调休,共 8 天。9 月 27 日(星期日),10 月 10 日(星期六)上班。   此外,根据国家交通运输部最新发布的 2020 年《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实施方案》,仅针对春节、清明节、劳动节、国庆节四个重要节假日,实施 7 座(包括 7 座)以下小型客车高速公路免费通行的政策,但不包括元旦、端午节。   2020 年中秋国庆节高速最新规定如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