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年初,特斯拉一度处于破产边缘,身心俱疲的马斯克联系了他的朋友拉里·佩奇,询问他要不要买特斯拉。佩奇很欣赏马斯克,几乎答应了他提的所有条件,包括谷歌收购特斯拉后,允许他在未来8年继续经营特斯拉,或直到第三代汽车生产出来。然而,就在两人讨价还价时,特斯拉Model S的销量突然好转,马斯克一看大为惊喜,直接中止了与谷歌的谈判。当时还是谷歌CEO的佩奇,并没有因此迁怒马斯克,相反,2014年,他还在出席TED演讲大会时表示,“如果自己死了,他宁愿将数十亿财产捐给像马斯克这样的创业家来改变世界,也不愿将钱捐给慈善组织”。在他看来,马斯克将火星作为人类“第二家园”的想法,和谷歌众多天马行空、改...... Last article READ

暴雷?武汉弘芯自称500员工照常工作,还在招新

  作者:周芳

  责编:杨志

  在全国各地造芯片的浪潮中,正如火如荼发展网络安全产业的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也怀揣着一个造芯梦。然而,梦想前景变得有些扑朔迷离。

  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HSMC,下称“武汉弘芯”),是一家成立不到 3 年的半导体公司,总部就位于临空港经开区。

  武汉弘芯宣称拥有 14 纳米逻辑工艺自主研发技术,1280 亿元的投资体量可与长江存储媲美,又重金请来芯片界传奇人物蒋尚义出任 CEO,备受业界关注。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明星企业,最近却传出了因资金缺口导致项目可能停摆的传闻。

  2 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来到武汉弘芯项目工地,看到厂房土建工程确已停摆,但临时搭建的办公区却是人来人往。据称,现有 500 名员工在照常工作。

  “看不懂。”这是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相关人士对武汉弘芯种种操作的共同看法。

  土建停工,招新不断

  沿临空港经开区网安大道向创谷路方向走,道路右侧的区域就是武汉弘芯。该项目占地面积大,步行环绕一圈大约需要 30 分钟。

  在武汉火炬建设集团弘芯项目工地内,第一财经记者看到,3 栋建筑中有 2 栋外立面已刷白,另一栋仍披着绿色防护网,工地内看不到建筑工人在施工作业。

武汉弘芯工地已停工数月。记者周芳/摄

  施工方多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工地停工的消息。“甲方(武汉弘芯)没有钱支付工程款,停工有段时间了,我们也已经有 8 个月没发工资了。”

  因为资金不到位而未进场作业的,还有亚翔集成。去年 5 月 8 日,亚翔集成发布公告称,公司中标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项目两个工程专业发包工程,中标金额合计 6.88 亿元。然而,在 2019 年底,亚翔集成披露,弘芯洁净室项目完成进度为 33.81%,机电系统工程完成进度为 49.71%。按照合同约定计算,亚翔应确认收入 2.98 亿元,但实际确认金额只有 2.5 亿元,弘芯在 2019 年底已欠亚翔集成约 5000 万元工程款。

  “今年复工后,亚翔集成就没来弘芯项目现场施工了,剩下的工程也没有具体的开工计划。”施工方知情人说,机电不入场,土建也很难进场跟进施工。

  项目管理方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工地停工了,但项目也不算完全停滞,因为“厂房依然按照半导体产线要求,进行着恒温恒湿的处理,每天的水费和电费开支都有不少”。

  在距离工地 500 米、用简易板房临时搭建的武汉弘芯办公区前,停了几十辆私家车,还有两部通勤大巴停靠于此。临近中午,办公区的职工食堂内,厨师们正在准备午餐,看分量将有不少于 100 人用餐。

弘芯的临时办公区正常上班。 记者周芳/摄

  办公区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这里有 500 人在正常上班,也发得出工资”,但对方以“领导不方便”为由拒绝了记者进一步采访的要求。

  在各大网络招聘平台上,与武汉弘芯相关的招聘信息有数百条之多,从行政文员、制造部领班,到量测工艺工程师、实验室技术员,薪资水平从 8000 元到 20000 元不等。

  “看不懂”的各种操作

  与武汉弘芯项目是否真的停摆同样成谜的,还有武汉弘芯投资方的种种操作。

  “看不懂。”这是多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相关人士的共同感受。

  武汉火炬建设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与弘芯的大股东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光量”)多次接触下来的感受是,他们没有操盘这种大型项目的经验,“图纸设计一变再变,也不做严格的成本核算,管理效率太低”,“企业要赚钱,肯定要不断优化方案,但弘芯从不考虑这些,让人看不懂”。

  “弘芯在商业模式、客户资源都不太清晰的情况下,就大规模采购设备,高薪招聘人才,让人看不懂。”一位大型半导体厂商人士对记者表示。

  此外,武汉弘芯的股东构成也让人看不懂。记者在启信宝上查询获悉,2017 年 11 月 2 日,李雪艳、曹山发起设立北京光量。两周后,北京光量就搭上了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双方合资成立了武汉弘芯,注册资本 20 亿元。北京光量持有武汉弘芯 90% 的股权,也就是需要认缴资金 18 亿元。

  众所周知,半导体产业具有投资规模大、投资周期长、见效慢等特点,李雪艳、曹山从未有过和半导体芯片相关的从业经验,两人为何要斥巨资涉足一个不确定性如此之大的新领域,也让半导体业内人士看不懂。

  而一年后的 2018 年 11 月,武汉弘芯董事、控股人曹山又成立了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下称“珠海逸芯”),持股比例 93%,任董事长。2 个月后,曹山来到济南,用成立不到一年的珠海逸芯,与济南高新区旗下的两家国有投资企业合资成立了泉芯集成电路制造(济南)有限公司(下称“济南泉芯”),注册资本 50 亿,珠海逸芯占股 80%。

  与武汉弘芯一样,济南泉芯也喊出了宏伟目标。据称,济南泉芯项目总投资 598 亿元,将建设 12 英寸 12 纳米逻辑集成电路制造线,建成后可年产多媒体芯片 48 万片。

  一位负责集成电路产业的地方招商部门人士告诉记者,这两年,国家大力发展半导体芯片产业,一些地方大干快上,存在急功近利的情况,给了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这些人的套路无非是设立一个空壳公司,再拉上地方政府成立重点项目,最后将债务和风险转移给地方政府、贷款银行、施工单位和供应商,“政府招商队伍需要更多有相关产业背景知识的专业人员来做好前期的尽职调查工作,先谨慎甄别,再作出决策”。

  该人士所在的集成电路招商组,有半数以上人员拥有相关专业的博士学位,这使得其被忽悠的机率大为降低。

  从昨日(9 月 2 日)起,十一黄金周火车票已经正式开售。   多地已经公布 2020 年国庆节中秋节放假安排,根据国务院办公厅通知精神,2020 年国庆节,中秋节放假安排通知如下:   10 月 1 日(星期四)至 8 日(星期四)放假调休,共 8 天。9 月 27 日(星期日),10 月 10 日(星期六)上班。   此外,根据国家交通运输部最新发布的 2020 年《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实施方案》,仅针对春节、清明节、劳动节、国庆节四个重要节假日,实施 7 座(包括 7 座)以下小型客车高速公路免费通行的政策,但不包括元旦、端午节。   2020 年中秋国庆节高速最新规定如下:......Next article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