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河南省省长尹弘在调研平顶山市工业经济运行工作中,走访了伊顿库柏爱迪生(平顶山)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库柏爱迪生”),详细了解其生产运行、研发创新、市场开拓等情况,并鼓励企业要加大科技创新投入,推进智能化和信息化制造水平,不断增强核心竞争力,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牢牢掌握主动权。                                         库柏爱迪生工厂生产间(...... Last article READ

疯狂的马斯克,正踩着谷歌飞跃科技之巅?

2013年年初,特斯拉一度处于破产边缘,身心俱疲的马斯克联系了他的朋友拉里·佩奇,询问他要不要买特斯拉。

佩奇很欣赏马斯克,几乎答应了他提的所有条件,包括谷歌收购特斯拉后,允许他在未来8年继续经营特斯拉,或直到第三代汽车生产出来。然而,就在两人讨价还价时,特斯拉Model S的销量突然好转,马斯克一看大为惊喜,直接中止了与谷歌的谈判。

当时还是谷歌CEO的佩奇,并没有因此迁怒马斯克,相反,2014年,他还在出席TED演讲大会时表示,“如果自己死了,他宁愿将数十亿财产捐给像马斯克这样的创业家来改变世界,也不愿将钱捐给慈善组织”。在他看来,马斯克将火星作为人类“第二家园”的想法,和谷歌众多天马行空、改变世界的梦想一样“璀璨“。

数年时间,马斯克造车、发火箭、宣布火星移民,8月29日一场15万人观看的直播中,脑机接口再次震惊四座。

如果当初谷歌收购了特斯拉,如今站在聚光灯下的或许不是马斯克,而是皮查伊了。

激进和平庸?

乔布斯曾经的密友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在接受《国家地理》采访时,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当今世界谁能填补乔布斯留下的空缺?

他的回答是马斯克。他认为,马斯克之所以很像乔布斯,主要是因为他们创立和领导的公司开发的产品背后的动机。乔布斯和马斯克都开发出了具有革命性创新意义的产品,马斯克发现市场需要一种能够搭载一家人一同出行的电动汽车,乔布斯认为iPhone问世之前的手机体验太糟糕了。

拉里·佩奇的动机跟两者很不一样,他希望谷歌能继续以大多数人认为不可思议的方式改变世界。比如,投资生物技术公司Calico数亿美元,研究延长人类寿命的技术;为糖尿病患者开发了一款智能隐形眼镜,通过它来检测人体血糖水平。

乔布斯曾告诉佩奇,“你做得太多了”,佩奇则解释道,我们应该把数十亿美元全部投资进去,使人们的生活更美好。如果只是在做以前做的事情,不尝试新的东西,我会有一种犯罪感。

特斯拉越来越像苹果。27日,特斯拉市值突破4000亿美元,本田、通用、福特这三家传统车企豪强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特斯拉,Space X还成为了第一家将人类送出并返回地球的商业航空公司。最近,马斯克高调展示了植入脑机接口,该技术蕴藏的科幻般的想象力,似乎令特斯拉更具一个“明星”巨头的风采。

然而,回望谷歌,近几年来曾经让外界叹为观止的科研项目大多只传来了终止的消息。

2015年,曾经引发全球可穿戴设备热潮的谷歌眼镜,上市未满3年被叫停,三年后再次重启,可谷歌眼镜已不再惊艳;

2016年,谷歌发布了一款模块化手机原型,当时引起不少注意,然而不到半年,Project Ara模块化智能手机项目已经停止的消息传来;

2017年,Alphabet同意将波士顿动力出售给日本软银,波士顿动力研发了一系列机器狗、机器人,因为太仿生而引起轰动,经常在各种机器人排名中拔得头筹,但谷歌还是卖了;

2018年,X实验室曾为糖尿病患者开发一款智能隐形眼镜,可以通过泪液中的葡萄糖来分析血糖水平,研究了四年后这个计划被叫停,再没了后续消息;

如乔布斯所言,是谷歌做得太多了吗?可能不止。2019年,吴军曾在采访中评价谷歌,他认为“今天的谷歌是一家颇为平庸的公司,虽然搞出了一些很亮眼的技术,但对人的帮助来讲,远不像过去那么大。谷歌最后一个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安卓,在安卓以后想不出贡献了哪些了不得的东西”。

值得一提的是,安卓还是被谷歌收购的。

  9 月 3 日消息,跟谁学昨日(NYSE:GSX)公布了 2020 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跟谁学二季度收入同比增 367%,达 16.5 亿元;正价课付费人次数同比大增 332%,达 156.7 万。与此同时,跟谁学的净利润也同比大增 133%,达 7271 万元。   在披露经营报数据的同时,跟谁学还在财报中披露,在一系列做空报告于 2020 年 2 月到 7 月之间发布之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执法部请公司协助提供从 2017 年 1 月 1 日起的部分财务及运营数据。公司目前正在积极配合该问询,但无法预测该项问询工作的时间、结果及最终结论。   跟谁学同时表示,早在该项问询之前,......Next article READ